三炬一花

安迷修辣么可爱
小奈布辣么可爱
我要被可爱死了

补作业中的摸鱼

军官奈和护士杰

杰:长官病得可真严重。
奈:什么病?
杰:相思病。长官想的是我吗?(´・ω・`)
奈:不是,滚。…不对,病例给我。
杰:那好吧,给你看病例!
奈:正常点,别掀裙子……不等等?!你咋穿的是裙子?!
杰:…哦豁,奈布,你浪费了我的魅力。
奈:哦豁,杰克,你辣瞎了我的眼睛。

草稿流的谢必安
不太像谢必安的谢必安
没有范无咎的谢必安

画不出帅的感觉,嘤。

我的绯红到底…什么时候能三S啊(ಥ_ಥ)

但是我是爱她的

还有我发现我画的橙色变成绿…大概是绿的了

没有杰克出场的杰佣

杰克的戏份全在字里…其实还是没有

今天奈布的午饭是酱猪蹄,不用刀叉也可以吃了。

酱猪蹄是幸运儿做的。

奈布:为什么猪蹄里有刀片?
幸运儿:哈哈怎么会有刀片呢奈布,可能因为这猪蹄子是玛尔塔打回来之后忘记把子弹拿出来了吧。
奈布:总感觉杰克爪爪一凉。
幸运儿:哈哈哈奈布你真幽默,我们怎么可能让杰克出现在你的餐桌上。
奈布:…???

所以说你们还是想对jio克动手

画的不好但是我已经很尽力的用爱发电了。
感觉奈布要是粉毛的话头发一定是卷的

看起来不像草稿的草稿流
一个老杰克和小奈布
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在书上画画
感觉应该是玫瑰爵的样子?要不就是原皮( •̀∀•́ )
私心杰佣

【杰佣】这可能是个假杰克

 

就是想小智障一下

 

ooc ooc ooc

 

都是假的

 

污浊的空气伴随着剧烈的喘息涌入肺中,奈布踉踉跄跄地跑着,身后紧随的红光甚至有反超的趋势,但那早被准备好接下的一刀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不知道杰克是在想些什么,这就像是有意在玩弄他一样。这使奈布感到很不爽,但目的至少是达到了。

 

 

 

一条密码未破译

 

 

 

全场到现在为止只有奈布一个人受伤,他阻止了准备找到时机见缝插针把他按在地上怼大针管的艾米丽,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去治疗。

 

 

 

这局的杰克很奇怪。以往要不就是很麻利的送其他人上天然后抱走佣兵,要不就是很麻利的给其他人放血然后抱走佣兵。

 

 

 

但今天,杰克在整个红教堂转了一圈又一圈,扰得求生者们无法专心破译,却都在跑出去之后发现杰克并没有追上来,直到杰克与奈布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其他求生者们仿佛听到了hiahiahia的笑声同时放下心来一起去解码。

 

 

 

当时在看到杰克附近四处乱窜完好无伤的队友后奈布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们怎么又要我溜鬼啊,前锋呢?撞他啊?!你那球留着下崽儿呢?

 

 

 

…完了,凉了,这局怕不是要上天。

 

 

 

紧接着就看见杰克一个大爪子糊了过来,打得奈布一个重心不稳倒退几步把自己刚修了一般的电机进度给撞掉了一大截。

 

 

 

奈布脸瞬间就黑了,踩着放电机的台子飞身一跃就在杰克的面具上留下了一个脚印并且还掉了个碴。

 

 

 

这一脚踢得不轻,他看着带着其他队友要一起把他按在地上治疗的艾米丽并且给了他们一个微笑外加一句“谢谢,不用治了。”

 

 

 

我奈布今天就是要把这大猪蹄子一溜到底。

 

 

 

奈布淡然的转身淡然的迈开步子淡然地扔下还在晕的杰克头也不回地溜了。

 

 

 

然而调整好状态的杰克似乎十分兴奋,就连技能冷却的时间都缩短了,直奔奈布走去。

 

 

 

追上了人,杰克也没急着打人,而是不紧不慢的跟着,看着他紧张时候可爱的样子,但奈布这一副累得快喘不上气的样子总是会让杰克心疼的不行,便暂时绕开让奈布歇一歇,到了只剩一台机时又突然钻出来对奈布穷追不舍。

 

 

 

一路上奈布已经看到地窖四次了,只要大门一开,他就可以从地窖逃脱了,发了条消息叫队友们快走,之后门刚一开人就跑的一个不剩。

 

 

 

听到地窖开启的声音奈布万分激动一个钢铁冲刺就来到了地窖附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扑向地窖的怀抱,结果在已经半条腿迈进去的时候被杰克一爪子拍到墙角险些拍出bug.

 

 

 

奈布眼神都死了,当杰克抱起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挣扎,也拒绝看向杰克。

 

 

 

没错,我,奈布·萨贝达,向这个大猪蹄子屈服了。

 

 

 

就这么任凭杰克抱着他走向狂欢之椅,晃着腿顺便看看风景,反正杰克的抱抱其实挺舒服。

 

 

 

然而杰克突然靠近奈布轻嗅了一下,吓得奈布当时就不动了。

 

 

 

只听见纯白的面具下传来一声“嗯~雾霾的香气。”

 

 

 

“...行家啊。”该皮还是要皮的,倒是你也知道这破教堂空气不好啊“来尝尝我的拔丝雾霾。”

 

 

 

“嗯~这个霾,甜到掉牙了。”小奈布真香,嘿嘿嘿。

 

 

 

“是你牙口不好吧,大猪蹄子。”

 

 

 

“...嘤。”小奈布说我是大猪蹄子。

 

 

 

“...”这怕不是个假的杰克“请送我回庄园,谢谢。”可别吓我了算我求你。

 

 

 

“别急,小奈布,我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就抱着奈布坐到了椅子上。

 

 

 

奈布莫名觉得这个姿势很gay。

 

 

 

事实上就是。

 

 

 

过了半天有些闲的发慌的奈布忍不住问杰克坐够没有,但杰克没有回答。抬头看去,还是那张原本纯白只不过现在多了个脚印的面具。

 

 

 

他眼睁睁看着杰克摘去他的面具露出他那张帅脸,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不过更吸引他注意的是突然动起来的狂欢之椅和杰克随之僵硬的身体。

 

 

 

现在下去已经来不及了,奈布抓紧了椅背和扶手,听着杰克发出各种混乱的例如“啊啊啊啊啊!!!!要飞了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没系安全带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的吼叫。

 

 

 

奈布觉得在这次飞天的过程中自己好像还看到了不少颜艺。

 

 

 

 奈布表示这杰克他可以笑一年。

 

 

 

并且奈布其实听到了他们飞天之前杰克说了“小奈布,520。”

 

 

 

但是奈布并不知道520是什么意思,并且至今还在以为杰克是个正直的大猪蹄子。

 

 

 

可惜了杰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的表白。

 

 

 

~~~END~~~


由于庄园主太过贫穷导致庄园里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bug(2)

杰克:?????(咱俩离婚为什么是不见艾玛???等等不见艾玛我的花去哪买???)

艾玛:?????(你俩吵架关我啥事了???不对我花就卖不出去了???)

是个吃杰园的佣兵

站错队了啊,奈布。

由于庄园主太过贫穷导致庄园里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bug(1)

没画完,但杰克马上就可以出现了

画画比较丑,字也写的比较丑

直男的拍照技术使它模糊不清

虽然我没亲自尝试过卡墙的bug不过是真的好玩

起风了,Lemon

庄园那么大总有一个可以随便晒太阳的地方吧应该( •̀∀•́ )

画画不好看真是绝望〒_〒手画不出心里想的感觉

【雷安】友谊破裂之舞


实力ooc

依旧小智障的文笔(๑•̀ㅂ•́)و✧

~~~~~~~~~~~~~~~~

昏暗的大厅里只有舞池才被灯光所照亮,学生们四处摸黑游逛想要约到一个能与自己共舞的同伴。

舞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会场就已经很热闹了,不过我们的主人公还一位都没有就位。

距舞会正式开始只剩下五分钟,作为舞会的主持人,必须要早早在准备室等待自己出场的一刻,端庄地走上舞台,热情地对大家说玩的愉快然后飞快地换装再跑回场内约一个小姐姐…还是算了。

安迷修不忍心就这么把自己放出去祸害小姐姐,他根本就不会跳舞。

当安迷修站定在舞池中央时正好舞会开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他很自然地扫视一眼整个会场,并没有发现那个一眼就能看到的星星头巾。

看来恶党不在。安迷修想着,悄悄松了口气。

虽然按理来说不应该凭借头巾找人但雷狮也确实不在就是了。

此时此刻雷狮刚吃完烤串正和他的团员们往学校散步,被卡米尔一提醒才想起来今天学校的大厅里一定有个傻子穿的规规整整一个人站在那儿弱小无助又可怜不不不傻了吧唧地等着他,于是吹了个口哨,大步流星地向宿舍走去。

到了会场,雷狮凭借着自己大猫猫级别的夜视能力看到了果然孤零零坐在桌旁双手托腮盯着自己那杯用高脚杯装的可乐的安迷修,那小模样真是可怜极了,至少在雷狮的眼中是这样。

我就说安迷修他就约不到小姐姐。小哥哥也早都被我吓跑了。

雷狮让佩利和帕洛斯先去自己玩接着快速向安迷修靠近。

然而安迷修敏锐的直觉使他发现了雷狮的身影并迅速起身向暗处走去,雷狮见安迷修要跑,赶紧长腿一迈飞起一脚直直向安迷修的屁股踹去。
被踹到柱子上的安迷修不顾额头的痛感立即做出反应继续跑路却被雷狮手疾眼快一把扯住同时安迷修也手疾眼快死抱着柱子不放。

“雷狮你放手,我今天可是(也许)有小姐姐的人!”
“呵,那你跑什么呀,再说了,小姐姐呢?”

“反…反正我今晚是会有小姐姐的陪伴的,恶党你一边玩儿去。”

“别装了安迷修,我就看你半天了结果你连个可乐都没人陪你喝呢。”

“…恶党你说话别气人行吗?”

“行啊,来,跟我跳舞去,难得的机会。”

“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这种恶党跳舞啊?!”

“因为我不想抛下我的好~朋~友~啊~”

“你这好朋友还真虚伪。”

雷狮没有回话直接实施行动,猛地一发力想把安迷修从柱子上拽下来,没想到安迷修还挺能,这一下居然没拽下来,不愧是老子看上的人。

“哼,我是不会向恶党屈服的!”尽管一只手臂被雷狮紧紧抓着不过另一只手还是还是顽强地扒着柱子。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会突然松手,于是雷狮就趁着他愣神的这一两秒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安迷修当时就傻了,这个尴尬又难以拒绝的姿势真是太无耻了!果然恶党就是恶党!

到了舞池中央,两人也是早就赚足了眼球,不过安迷修并不希望有人注意到他们。

雷狮把人放到地上,摆好姿势,调笑地看着对方。

这时安迷修的脸已经红透了,并且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真可爱,哦呼~

“怎么了?”

“那个…其实…”他的脸又红了一些。

雷狮就这样默默等着他把话说完。

“其实我不会跳舞!”安迷修尽量把声音压到一个只能让雷狮听清的大小。

这就有意思了。

“诶呀~没想到我们安…”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你别那么大声啊!”

雷狮点点头,安迷修瞪他一眼就把手放下了。
最后还是雷狮主动提出教他跳舞,安迷修才低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雷狮有预感今天这舞怕是跳不成了。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的被踩脚之后,安迷修终于拉了拉雷狮的衣袖。

“雷狮…要不我们…别跳了”说着脸部又开始发红。
雷狮有点小心动,对没错,就是这种不会约人只会尬聊不擅长跳舞只擅长踩脚的人最能打动我们雷家人的内心,雷狮,不要怂,就是上,我盯上的猎物还没有一个能逃掉。

雷狮停下了动作,用一种极度危险的眼神看着安迷修,只是在安迷修眼里这只是因为被踩脚而发怒罢了。

刚准备再道歉,就听到自己上方几厘米,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唤。

“安迷修。”就算是为了卡米尔早日拥有一个大嫂,我今天必须要把我多年以来未完成的任务做完。

“嗯?”安迷修有点紧张。

“我们别跳了。”

笑容刚要出现在安迷修脸上。

“跟我走吧,卡米尔想要大嫂了。”

“???”笑容渐渐消失。

两人再度被众人的视线所包围。

“我说”雷狮邪魅一笑“嫁给我吧!”

“哦哦哦!!!”群众激烈鼓掌。

“嗯??!!!!”等等什么?我是谁我在哪雷狮在说什么他们为什么鼓掌我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

想完安迷修一个百米冲刺向外跑去,雷狮紧随其后大声喊道:“没想到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成为卡米尔的大嫂,哈哈哈哈!”

字正腔圆爽朗大方的笑声响彻会场。

这是个凹凸学院历史性的瞬间,真是男默女泪让人露出慈母般的笑容。

是个杰大欢喜的结局呢。

~~~END~~~
据说昨天是雷安日???

迟到的雷安日快乐

但是我却对雷安日一无所知。